跩子哲學簡介 跩子(Trys),本姓廖,名景聲。1949年出生於台灣雲林。1990年移民貝里斯;自然愛好者,以哲人自居。 跩子30歲時領悟生命的一切價值選擇,都是為了不同面相「存在」的呈現與感受;生命的追求;如權利保障存在,金錢維護存在,名聲展現存在,家庭為幸福存在,育兒延續存在,奉獻感受自我存在.. 40歲找到了生命待已、待人、待物的「三個是非題」;待已終身學習,照顧自我身心。待人相互尊重,維持社會和諧。待物生態保育,確保環境安全。除此之外,生命其他的價值選擇,都是個人或群族的選擇。 生命由三個共生關係維護存續;即人與自然共生的物質世界;人與人共生的文化社會;與及身與心共生的個人世界。人類的一切人為苦難,皆來自此三個共生世界的失衡,因此照顧三個共生關係;即身心的健康,人與人的和諧,及生態環境的永續與平衡,是生命的基本任務。也是生命的儘有的,不做即是錯的三個是非題。 55歲找到了生命在「存在」中「無可逃避的任務」。只要生命活著(存在),不管生命如何作選擇,生命都在「演出自我,體驗自我」的存在,這是生命無從逃避的任務。 從此,在半隱居生活中,跩子著手寫作其哲學論述。

67歲完成跩子哲學全套論述,主題分三篇,上篇為「存在革命」;翻轉「以人為中心」的「存在」觀點成為以「存在為中心」的觀點,因此找出生命在「 存在」中的定位,任務與義務」的理論基礎。 中篇為「新存在論」,又名「廣義存在論」;以「存在即本質」為主要命題;解析「生命」與「存在」的關係,針對傳統對生命「存在」的迷思,造成人類社會的惡化循環,提出解題。 第三篇為「新共生論」,主要命題是「生命是共生體」;「生命是知性體(有形物質);理性體(無形文化)與感性體(自我心靈)三者之共生體」,共生是生命存在與進化的基礎,三者之中,知性與理性的資源可比賽排名競爭分階論級,唯「感性心靈,每人都不冋,無法分階級,「心靈無階級」,是人類社會和諧的基礎。 在東方哲學方面;儒家提倡的道德因缺乏標準,結果淪為權力者的工具;「智慧的義務」為儒家找到了道德的基礎。佛法的千萬法門是精英哲學,只有精英能各自解讀,「智慧的義務」為佛家找到了每個人都能理解的三個基本法門。它為道家的逍遙自在提供了的修道的前題;「存在即本質」,則為道家找到了道的本名;即「存在」。它為普世不同的宗教及政治團體找到了共生規則。跩子哲學主旨在推廣「智慧的義務」。成為國際社會的基本教育憲法。以期讓世界得以良性循環。

知性的義務

終身自我學習,是知性智慧的首要課題。照顧個人身體健康,豐富個人精神生活。是生命的首要義務。

閱讀電子書

感性的義務

感性是最易傷害他人的智慧能力,相互尊重異同,是感性的主要義務,以維護人類社會的和諧。

閱讀電子書

理性的義務

推理思考人類開發與生態資源的保育平衡,是人類理性的義務,以確保人類生活環境的安全。

閱讀電子書

生命的三個共生世界,三種智慧與三項義務

跩子提出,「存在」的原因,即是「存在」本身。一切的「存在」,都是為了「存在」

跩子認為,宇宙是「存在」的共生劇場,有形的物質與空間是「存在」的舞台道具;無形的文化(自然文化與生命文化)與時間是「存在」的故事情節;有覺的生命與死亡(虛無)是「存在」的演員與觀眾。一切的「存在」,都是配合「共生」演出「存在」。

維繫人類生命的「三個共生世界」:即人與自然共生的「物質世界」;人與人共生的「文化社會」;個人身心共生的「自我世界」。人類所有的人為苦難,皆源於此三個共生世界的失衡。所以維護此三個共生世界的平衡與健康,是生命智慧的義務,否則生命無幸福自在的可能。

「三個共生世界」帶給生命三種智慧:即處理有形存在的「知性」;處理無形存在的「理性」;處理自我存在的「感性」。三種智慧共生,除呈擔生命「展現與體驗存在」的任務之外,也共同擔當照顧三個共生世界的義務:

  • 知性終身學習,以照顧自我身心。
  • 感性相互尊重,以維持社會和諧。
  • 理性生態環保,以維護環境安全。

跩子認為,生命的任務是演出與體驗自我的「存在」,人類只要活著,不管如何選擇,都在執行這項任務,直到死亡為止。生命依據所處的社會環境與自我能力與努力,生命有相對的自由,選擇自我演出的角色;唯自由選擇的前題,要盡到三項義務:不斷學習而有能力照顧自我,尊重而不傷害共生的他人與其文化,與不破壞環境生態。否則不管作何選擇,都無法幸福自在。

個人若不自我學習,無能力照顧個人身心健康或生存;人與人不相互尊重,社會將充滿紛爭與戰爭;人類不重視生態環保,必導至自然災害叢生,威脅人類存在。所以此生命智慧的三項義務是人類幸福自在地「演出自我存在」與「體驗自我存在」的基礎法門。人類應將此三項義務,推廣成為國際社會基本法,成為國際社會,不同宗教派別,不同政治主張者之共生法門,國際社會才可能有和諧和平的未來。

生命無可逃避的任務

跩子哲學簡介

存在革命

生命哲學與生活哲學